黑科技!这种东西能彻底治愈抑郁症?

2019-08-13 22:31:36 基因检测

前几天看到一位年仅18岁的小姑娘画的简笔画,内容却让惊讶:

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

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


18岁原本应是对世界充满好奇,创造一切可能的年纪,言语中却都是“恐惧和害怕”,甚至有结束生命的想法。


1

我问过身边一个朋友,年仅20岁,却有长达5年的抑郁症病史。

“你想谈恋爱吗?”

“不想。”

“你想工作吗?”

“不想。”

“那你想干什么?”

“什么都不想。”

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中都是溃散的,好像周围的人和她都没有关系一样。

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变成这样的?

“不知道,我觉得我的的生活本来不是这样的,但是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样。”

“你看看,我的房间一团混乱,但是我什么都不想干。我知道我要去做很多事情,但是我抬不起我的手指。严重的时候,觉得呼吸好难,吃饭很难,睡觉很难。我有一次三天没吃饭,没有饥饿感。后来我姐姐把我抱去打营养针了。发病最严重的时候是在2013年,就是你刚认识我那会。现在已经好多了,只要吃药,我可以维持正常的生活、吃饭、睡觉,还能学习。”

你父母怎么看待呢?

“那个时候特别严重是因为爸妈觉得吃药会吃成神经病,强行让我断药。现在姐姐每个星期带我看医生。”

她每天要服用两种药物。一种药叫做盐酸舍曲林。一种叫做地西泮,别名安定。舍曲林是治疗药物,安定是镇静药物。

“严重的时候,舍曲林不吃的话,我今天早上,什么都做不了,我连手指头都没有办法动。”

“我的耳朵会嗡嗡嗡嗡的响,眼前有白光,在它们的双重刺激下,我没有办法思考。”

“我是运气好的人,我没有很坏的药物反应,我有个病友,吃了抗抑郁药后,会胃痛。换什么药都痛,百忧解,舍曲林,三唑仑,都痛。”

停药的话你会怎么样?

“我现在暂时不能停药,停了什么都干不了。”

“最近唯一的好事是我的安定可以减量了,吃半片我可以睡六个小时。”

生活中最难受是什么时候?

“我的父母到现在都不太理解我。他们觉得自己的女儿是神经病。”

“我认识了新朋友,我不会告诉他们我是抑郁患者,因为我怕他们看我就像神经病。”

“可是我真的不是神经病。”

你有想过自杀吗?

“你去我们人民医院精神科门诊坐一下午,随便问问,你能问出来哪个常年失眠的没想过自杀,我跟你姓。”

“7年了,我妈总是重复一句话:我真的不明白你们这些人在想什么,每天有吃有喝,哪来的那么多事?呵!” 

2

这是我们现在很多抑郁症患者的生活现状:对一切失去动力,也没人能理解!有时候为了面对人群还不得不去暂时压抑和隐藏自己那一面:

“我想自杀”

“你哪里看起来像是”


大家对抑郁症有刻板印象,传统认知里的抑郁症就是愁眉苦脸、死气沉沉,但是又有多少人的笑脸下,内心正在煎熬。


对于微笑抑郁症患者而言,微笑是他们的武装,也是一种内心的防御机制。怕麻烦别人,怕成为别人的负担,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。


图片关键词


著名的喜剧演员卓别林、金·凯瑞和“憨豆先生”的扮演者罗温·艾金森,都患有抑郁症。


图片关键词


在大荧幕前,他们总是以灿烂的笑脸、滑稽的动作和幽默的语言出现,通过自己的表演把快乐带给了别人,把所有的不开心都藏在心里。


为前女友抬棺的金·凯瑞

图片关键词


Kevin Breel是一名喜剧演员,在ted演讲上,他袒露自己坐在床边,曾千百万次想要自杀。“我有自杀倾向,但如果你从表面上看我的生活,你不会看到一个有自杀倾向的孩子,你会看到一个篮球队队长、喜剧班的学生、学习英语的学生,一个经常出现在荣誉榜和任何party上的人。”


3


今年9月在峨眉山跳崖的21岁女生,在遗书上说自己得了抑郁症,感觉自己的灵魂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拖进深渊里。总有两个声音在脑海中盘旋,一边说:死吧,死了就能真正解脱了。另一边说:你不能这么自私、不负责任。


她去倾诉过,也尝试过救自己和求救。然而,要么是被当成笑话,要么是觉得她想不开。运动、蹦极、旅行、换工作等各种方式都尝试过了,还是徒劳无功。最后选择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
如果有人关注抑郁症患者群体,“不要以为他们是脆弱、想不开”。


抑郁症有多可怕?你们一无所知。


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,全球有3.5亿名抑郁症患者中国已经成为抑郁症人数最多的国家。截止2015年,中国就占据9千多万,中国每年因为抑郁症而自杀的人数达20万。抑郁症到2020年可能成为第二大疾病。


“想开点”三个字,扼杀了多少求救信号


抑郁症常常都会被误认为“情绪不好”,他说自己过得很不开心,你当他只是在抱怨,没有多一些耐心,随意回了句“睡一觉就好”。他说最近总是没有原因的郁郁寡欢,对前途看不到希望,你内心可能还在絮叨他“过于矫情”,安慰他“想开点”。


可是有抑郁症的人并没有得到实际的帮助,甚至开始更加责问自己“是不是我过于敏感”“身边的人已经开始厌烦我每天负能量”,开始更加严重的整晚整晚失眠,新的一天即使到来,旧的问题却一直都在。


图片关键词


亲近的人得了抑郁症,我们能做什么?


亲近的人得了抑郁症,我们能做什么?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《丈夫得了抑郁症》给了答案。


男主角患上抑郁症后,时常就觉得自己腰痛背痛,妻子也没在意,就说是他的心理作用。没有胃口吃饭,被同事当成是感冒,劝他要经常锻炼。


男主角去了医院看医生,确诊后向妻子坦白自己生病了。妻子体谅他,还上网了解有关抑郁症的知识,并劝他辞职在家休养。


离职前一天,妻子陪他坐电车一起去上班,电车上非常拥挤,妻子感受到了丈夫一直以来承受的压力,对他说“一直以来,辛苦你了。”丈夫感动得当场在电车上哭了,觉得自己的艰辛得到了理解。


图片关键词


后来男主角的病情反反复复,好的时候会开心地笑,还会欣赏路上的花。坏的时候,会整个人躲进被子里不敢出来,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,还怪自己拖累妻子。甚至有一天尝试自杀,还好被妻子及时救下来。


但是妻子没有放弃过,她认真倾听丈夫的烦恼,鼓励他把每天的状态记录下来,没有强迫他努力,顺其自然


渐渐地,丈夫开始尝试社交,跟其他抑郁症患者交流,也意识到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就在身边。他说,我的抑郁症没有痊愈,但是会和这个病好好相处下去,这是一个寻找真我的过程。


图片关键词


如果身边有人得了抑郁症,劝他寻求专业的医生治疗的同时,希望你不要掉以轻心,用敷衍的态度作为答复。他在找你之前,已经暗自劝告过自己很多遍,也曾无数次怀疑自己,但还是竭尽全力地活着。


情绪治疗是个长期斗争,需要合适的治疗、社区支援、大众支持和谅解。


4


目前,在抑郁症这个群体中,大部分都是青少年和青年,造成这种让人心痛后果的原因有很多,社会、个人经历、情感、环境等等因素。有一个因素尤为突出:

大环境下人们对于精神疾病的认识不够

很多人对于抑郁症的看法就是不开心,这其实是对于抑郁症的不了解,这也暴露了大环境下的科普对于这样一种精神疾病的不够重视。调查显示,在我国,抑郁症的发病率约为6%,目前已确诊的抑郁症患者为3000万人左右,然而这3000万患者只有不到10%得到专业的救助和治疗。同时,还有很多患者没意识到自己是抑郁症,更不要说诊断和治疗。

当有人寻求帮助和表达自己的痛苦时会觉得对方是“无病呻吟”、“矫情”等等,但是很少去正视事实:抑郁症是一种疾病!

图片关键词

人为什么会抑郁?

抑郁症的发生与遗传基因、生活环境以及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有关。抑郁症不是单一因素所致,不要靠想当然自己给自己“诊断!”

图片关键词

图片关键词

图片关键词

最后,我想借用一篇文章的话作为结尾:抑郁症这种病,它随处可见,给人痛苦,也带来灵感。它是医学问题,更是社会问题。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接受它,然后战胜它。


同时希望得了抑郁症的人明白,人生本就没有十全十美,一个不够完美的我们,也可以很可爱。不用急于苦苦挣扎,放慢步调,尝试着跟有抑郁症的自己相处。